磷川

一个新人写手、
半个画渣(﹁"﹁)
emm..没什么想说了
文写的不好清狠狠提意见!!!!!

毒埃/病娇

这是第二遍文,上一遍锤基没后半断因为和谐了,这次是我个人写的,如果不好请狠狠的提意见!!!谢谢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美国纽约某街

  一只全身是是水的小狗站在电器店橱窗外望着电视新闻。眼里没瞳仁,只有白和黑色的液体交换着。。

美国华盛顿的栋出租屋

埃迪正在低头专心写着明天的新闻稿,对面疯狂摇滚邻居令人烦燥,但埃迪并不想管,依然写新闻稿。

7:20闹钟嗡嗡响起(震动摸式)

哦!!稿写太晚了早上被闹钟震的有些难受,埃迪起床走向浴室洗漱一通后,刚开始准备早餐。

手机突然响起。。

是公司的电话,埃迪很不爽的拿起手机去接,电话那头的德瑞怒喊道:“埃迪!简单收好行李,准备去纽约,那边昨晚发生件大事。。快收好下楼,直接去纽约。"埃迪美好的早晨被通电话打乱了

埃迪手中汤匙被折断了,但怒气很快消失了,埃迪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埃迪简单的收完行李

下楼看到车走过去向"司机"德瑞报怨道:"哦,德瑞你这样可不行

我才刚起床,埃迪挠着头发看着"司机”德瑞。

德瑞很不爽道:“得了吧你这只懒猪这都快9:00了做新闻就得起的早,合况您还是首席”

埃迪无奈道:“好,好,行了,纽约那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急?”

德瑞道:“那边发生枪击事件,但我感到那没怎么简单所以拉你去查,对了,你稿子写完了吗。”

埃迪道:“嗯,写完了,赔我早餐。”埃迪一脸贱样向德瑞索要。

德瑞无奈叹息道:“KFC还是传统式的。”

(德瑞心中其实有点开心)

埃迪心中阴谋达成道:“传统式的,嘿嘿嘿”…

埃迪他们吃完就直往纽约调查

埃迪一行人,纽约的中华街,那己经被警方围起黄条,那几具尸体,尸体上有些粘稠状的黑色液体,死状也很奇怪。

随后埃迪他们开始工作,二小时后拍完新闻,拍完后已经13:30左右,他们工作完后,时间还早他们想在纽约逛逛。

埃迪:“德瑞,我先回去了,补个觉。”(回酒店

德瑞也没在意,就同意了。

埃迪在不知不觉中,走到了中华街。

那只小狗依旧在那,等着埃迪 

小狗突然扑向埃迪。

因为是小狗并没有对埃迪造成什么实际伤害,小犬类力量也不小,小狗扑向,埃迪差点吓着半死,还好眼疾手快埃迪挡着小狗毒液。…  

懒。。

不是我不写文啊啊啊(新人的悲哀QAQ)而我是个画手,(小渣渣而已)过几天应该可以有盾冬了QAQ

【锤基】古代AU

接开车部分@生涂
   京城中有众多美丽的女子,而洛氏府邸中有些奇怪,洛氏的儿子长得出奇的好看诱人。洛老爷子的女儿一点也不像自己也不像已故之妻洛氏。而洛氏的妻子早在生产下洛家的小儿子洛基后早早去世,家中小儿子便一直被视为不祥之物。
      后过去几十年皇帝选妃子的诏书分发到京城各个官员权贵家中,洛家也不例外。洛老爷子看自家女儿的面貌和年龄都算很大了,就算去了也会在初选时就被打回来。但诏书也不能反抗,不得已把儿子洛基叫来。领侍女帮他精心打扮成女子样貌。
        洛基冷笑,有事儿的时候就想起我了?洛基费力的推开侍女,但即使洛基从侍女手中逃出来,常年营养不良而且一直被视为害死自己亲母的小怪物。在家中地位比侍女还低下,所以体型娇小并不如其他男子一样高大。
       很快侍女们把她追回来带到房中精心打扮,洗浴,洛基对这种被支配的生活麻木了,逃有什么用?只好被迫打扮,打扮完后便去带给洛老爷子,洛老爷子也震惊了,这男娃打扮起来比自己女儿还好看。洛老爷子剁了一下拐杖“领他学点规矩,起码不要给洛氏家族丢人”还好洛基七天至少还学了个粗浅,不至于出丑,第七天各个京城名女都去往皇城。洛老爷子派家仆和小儿子便一起去往皇城。
       正午正好到了皇城大门口,家仆便告诉洛基“有一项要验身。你便把一袋银子塞给那个验身的嬷嬷,让她把你直接过了”洛基看都没看那家仆一眼,接下银子便直接进了皇城。
      托尔闷得无聊,换上衣服溜来看今年的秀女,刚好看见洛基,他扭头对一旁的侍卫耳语“他是谁?长得还不错。”“回禀皇上,奴才要不要将人拿下,男扮女装溜进宫定是刺客!”托尔却眯了眯眼,兴致勃勃的看着洛基“不用,哦对……通知下面的人给他放放水,我倒要看看他想做什么”
      各位秀女从走进皇城那一刻初选就已经开始了,秀女们走到大殿时名女们已经只有一半了,洛基当然也在其中了,之后太监们便给各位秀女们安排房间了,而洛基在北房的最后一间,房间分从一到甘四,而甘四是最差的一间了。
       今朝皇帝正值十九,而那秀女也就在15,16左右,而洛基是十八,但从他娇小来看一点也不像18的秀女成熟,则看起来也就13,14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第二天看样貌,洛基毫无压力,而又一批秀女被打回去,第三步听声音,因洛基从小营养不良,声音也并非很粗狂也如同女子一样细而柔和,则秀女又陆陆续续走了一些,而看身型,洛基把银子塞给那位验身的嬷嬷,洛基便过了这关,做这些也是下午两点,嬷嬷便让各位秀女们回各自房间等候结果,第三天,有十几个留了牌子,洛基的样貌声音都过关,验身也给蒙混过去了,所以洛基也被留了牌子。
        托尔披上衣服,大步朝洛基所在的宫里去。
        洛基打算连夜逃出宫,夜行衣都换好了,结果听见通报,洛基暗骂这个该死的皇帝,匆匆套上宫服,把原先准备的匕首藏在袖子下。
         慌乱藏好匕首后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就大跨步走了进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洛基不慌不忙的行礼,要是这个皇帝敢对他做什么,他就捅死他,大不了一死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托尔当然看见了洛基藏那个匕首,刀柄都露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托尔上前,把洛基逼到角落,俩人温热的呼吸交缠在一起,有种说不出的暧昧气氛。